博客首页  |  [梦醒天晴]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梦醒天晴  >  时事评论
吴葆璋:自由 – 时代的最强音

32774
利比亚男子一声“自由啦!”震撼夜空的呼喊真真地催人泪下。(Getty Images)
 
作者﹕吴葆璋
【大纪元2011年08月24日讯】8月21 日晚,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市中心,绿色广场。一名大汉把粗壮的双臂伸向天空,高呼:“自由啦!” 这一声震撼夜空的呼喊真真地催人泪下。
呼喊自由的汉子不禁使我想起那位常年奔波在班加西-的黎波里路上,寻找儿子的利比亚老妇人。
如同在其他阿拉伯国家一样,利比亚民众奋起的原因,首先还不是缺吃少穿,而是在要暴君统治下死里求生。
上个世纪六七八十年代,利比亚暴君卡扎菲,为了维护独裁政权的安定,试图把所有持不同政见者彻底肃清,不分青红皂白逮捕了数千名,被辱骂为“流浪狗”的人士,并把它们关押在的黎波里郊区的臭名昭著的阿布萨利姆监狱。这些无辜的利比亚人受尽酷刑折磨,家属也不能相见。
1996年6月,有在押民众忍无可忍,劫持两名狱警,组织越狱。当局迫于情势,同意与在押人员谈判。6月28日,当在押民众聚集在场院内等待谈判时,预先埋伏在屋顶的狱警便开了枪,造成著名的阿布萨利姆大屠杀,一千二百多利比亚人死于非命。
直到2004年,卡扎菲政权才承认有这么一件事。自2007年起,死难者家属,其中不少是妇女,开始于每周六在班加西法院门前聚会,向当局讨说法,要求认领亲人尸体和赔偿,逐渐形成了一个被称为“阿布萨利姆家属”的群体。
律师法斯·特比尔有三名亲属死于大屠杀。他也参与了法院门前的抗争。当局七次逮捕了他,他出狱后继续抗争。
今年2月15日,当局再次逮捕了他。此时,阿拉伯世界争取自由民主的革命正在突尼斯、埃及等地兴起。班加西民众大规模上街游行,要求释放他们的律师法斯·特比尔。当局迫于大势,放了法斯·特比尔,但是严禁民众示威游行。随后的警民冲突立即点燃了革命的烈火。
班加西成了革命的首都。
半年过去了,卡扎菲政权采用了“杀20万,稳定20年”的政策。结果是,不仅迫使独裁政权的受害者们拿起了武器,而且在国际间也成了众矢之的。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阿拉伯国家联盟,非洲国家联盟,联合国都不允许独裁暴君任意屠杀本国人民。3月19日,法国带头打响了“奥德赛黎明”第一枪,成功地阻住了杀向班加西的坦克群。
卡扎菲父子豢养雇佣军,收买胁迫民众,挑拨部族关系,渗透革命组织,誓死要把利比亚人永远置于他们的统治之下。然而,民众有义无反顾,视死如归的决心和意志,有国际大气候相助,终于把利比亚带到了即将改朝换代的今天。
利比亚的事态告诉仍然处于专制独裁统治之下的人民,在奔向自由民主的征途上,在尽力争取和平转型的同时,必须做好武装抗争的准备。
20年前,在共产专制独裁下的苏联和东欧人民争得自由的欢呼声不绝于耳,今天我们又听到几十年来处于阿拉伯专制独裁下的利比亚人民高呼:“自由啦!” 请侧耳东方:中国大陆民众呼唤自由的声音已经在预示着神州大地的春天。
吴葆璋 2011年8月23日于巴黎
(责任编辑:童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