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梦醒天晴]首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梦醒天晴  >  劝人三退
阴司里传来的告诫

32845
文/清泉
阴阳的概念古已有之,佛教轮回转生、善恶报应的说法为历代中国人所信奉;还有一种是“附体”现象,就是人死亡后,亡灵附着在他人身上,借这个人的嘴表达他的意愿,这种现象是比较普遍存在的;还有的人是死而复活者,他能记起死后所见到的阴间的情景;当然在国外还有人作一些濒死研究的,还有人通过催眠不自觉地得到了一些阴间的信息的。 
 
我们今天举几个例子,都是有名有姓有地址可查的真实事件,并且在当地还都造成了相当的影响。这些例子也都是对作恶者的警戒。
 
儿子夭折附体托语,告诫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赞皇县纪检委常委滑海英,在城关镇专职迫害法轮功滑海英执行上级的命令,指使乡、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家逼迫学员填写不去北京和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城关镇法轮功学员丁刚子靠修理自行车维持生计,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骗进县看守所。看守所的狱卒用戴背铐、上脚镣、电棍电等酷刑折磨他,丁刚子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当天中午狂风席卷赞皇大地,狱卒们心虚得要命,买了鞭炮放了一中午,来借此壮胆。丁刚子的死,滑海英应负一定责任。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下午两点左右,滑海英的长子年仅十八周岁的滑恒,骑摩托车被莫名撞死。滑恒的三姑闻讯赶到他家,一进门就嚎啕大哭。然后他三姑声音也变了,大声地喊叫着:“我要找我爸说话!我要找我爸说话!让他过来!”滑恒的魂灵附到他三姑身上了。滑海英来到跟前说:“你有什么话跟爸爸说吧,我听着。”“爸爸,你以后不要干涉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听见没有!”滑海英不知所措,沉默不语。此时被附体的滑恒的三姑拽住滑海英的脖领子拼命地摇晃着,并大声地重复:“你以后不要干涉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这时在一旁的滑海英的一位亲戚就对滑海英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赶快答应他!”滑海英似有所悟地说:“我听见了,行,行,行,我答应你。”
    
此事在当地影响非常大,因为法轮功正被疯狂迫害,人们都在关注法轮功,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还这么稀奇,自然被人们风传不停,所以在当地传的很广。此事被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披露后,河北省内高官哪有相信的?就派专人前去调查真伪,扬言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他们找到滑海英问情况,滑海英顶着巨大压力,将事实和盘托出,最后还提出辞职不干了。滑海英是县纪委常委,又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人员,可是儿子附体后的现实是他亲自经历的,因为自己作恶,儿子的命都失去了,他还会替中共说话吗?调查真伪的省内高官还是将信将疑,又到当地百姓中明察暗访,所说都与明慧网报道的相当一致。
 
这件事情发生在二零零二年的河北省,我们再举一个发生在山东的例子。
 
大学毕业做恶事,丧命附体道实情
 
山东省沂水县高桥镇综治办有一个年轻人叫于长亮,才二十七岁,是大学毕业生,他是本县四十里镇于家河村的人。于长亮的主要工作是分管监视该镇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因为他还不是正式工作人员,是在试用期间,所以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二零零六年清明节前,于长亮去沭水一带监视法轮功学员,然后到武家沟村委去喝酒,在骑摩托车往回走时,到大路官庄村东撞到路边上,头几乎撞成了两半,人当场死亡。
 
人们觉得太年轻,可惜。迫害法轮功的那一伙人没想到这是遭报应了,还是继续为非作歹。二十多天后,镇武装部长张永新带领综治办一伙人去小官庄村,绑架正在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何茂芬。傍晚回到家,张永新就见妻子老潘神态异常。老潘突然变态变声,用于长亮的声音说:“我是于长亮,这些日子一直在这里转悠,回不了家了,你去把罗书记、窦镇长叫来。”
 
张永新大怒,心想:于长亮人都死了二十多天了,你怎么学他吓唬起我来了,抓起鞋朝她脸上打了三鞋底。只听老潘拖着于长亮的声音说:“你打吧,你打不死她,我也把她折磨死。”
 
这下可把张永新吓着了,他赶紧去把罗书记、窦镇长找来。“于长亮”又说:“还有王少波没来。”王少波是综治办主任,张永新说:“我这就去叫。”没等张永新去叫,只见老潘闭着眼拿起手机,刷刷摁上号码,打电话把王少波叫来了。
 
于长亮当时被撞死时,脑袋都快撞成两半,眼睛也被撞坏了。老潘被附体后,摁电话号码竟然闭着眼睛摁的非常熟练,再说老潘不识字,也从不会打手机。这几个人都看得心惊胆战。
 
只见“老潘”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说:“综治办的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的脸都撞变形了,也没给整整容。这么多日子了,也没人去看看俺娘。”王少波说:“我不是东西,都是我不对,过几天就去看老人家。”“于长亮”又指着在场的人说:“我给你们说三个事,你们这些年也没干点好事,尽整好人,你们再不悔改,就全完了!连我也完了!”这个综治办确实没干什么好事,这些年来都是在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于长亮”又说:“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树上去了一个妖精,将来镇里当官的都得吃它的亏。第三,你们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来闹你们。”
 
要说这些中共高官不怕神鬼那是瞎话,罗书记一看这情形偷偷溜出去了,一出来就急忙派人到宋家岔河村把神汉请来驱鬼。屋里的“于长亮”就问:“罗书记到哪里去了?”有人说:“去找车去了。”一会儿神汉被请来了,只见这神汉用纸挂在老潘身上就往外拖。就听“于长亮”厉声说:“你看你那个样,是个什么东西,五十多了,痨病咳嗽的,还不够我一拳打的,你愿意玩就玩,愿意喝水就喝水,愿意看热闹就看热闹,要不就快走,不然我就给你难看。”吓得神汉灰溜溜的走了。
 
闹腾了近一夜,满屋子的人都劝他快回家吧,并答应一块送他回去。把医院的救护车找来了,这老潘挺着身子,大家好不容易把她抬上车。被附体的老潘躺在救护车里面,仍紧闭着两眼。
 
由书记罗某、镇长窦召中、王少波、工会王主席、张永新、企业办主任王新亮、还有招待所的俩口子,陪同着去四十里镇的于长亮的老家。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于长亮老家的路,老潘躺在车里一直闭着眼,却指挥着司机向左拐向右转的,一直开到于长亮的家门口,“于长亮”说:“停下吧,到了。”满车的人既是惊奇又是害怕。在沂水县工商局上班的于长亮的三叔于东波来了,“于长亮”说:“三叔呀,我都二十七岁了,也没个媳妇。”在场的有人笑出了声。“于长亮”又说:“不说了,人家都笑话咱了。清明节也没吃上个鸡蛋。”“于长亮”就让三叔给他煮鸡蛋吃,他三叔于东波赶快回家拿了三个生鸡蛋,还没到跟前呢,“于长亮”就说:“你看俺三叔拿生鸡蛋怎么吃呀?”罗书记说:“煮,快点煮!”煮熟后,三个鸡蛋六口吃下去了。“于长亮”又跟他三叔说:“别上高桥闹人家,是我父亲头一天就来了,叫我上他那去的。”
 
看来于长亮的父亲也已经不在人世了,于长亮的父亲十多年前携款去南方买牛蛙,在青州火车站失踪至今没有音讯。至于他父亲怎么叫他去高桥?这个就不太明白了,也可能是通过这件事告诉人们不要做坏事的道理吧。
于长亮本来是一个宽厚善良的孩子,母子相依为命,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没想到却在无知中找了一个专门害人的工作,致使今天遭到恶报。
 
救护车又载着老潘开到了于长亮的坟地,“于长亮”说:“罗书记呀,我不能让你们白来,也不能让你们干来!下阵小雨送送你吧!”接着天就下了十多分钟的小雨。在场的人无不头皮发麻,一个个目瞪口呆。只见“于长亮”嘴里说着“走了,走了”,一下子趴在自己的坟上。过了一会儿,老潘才苏醒过来,问她,她什么也不知道。
 
这个事例涉及的人很多,还都是中共基层的工作人员,也大都是一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对他们的影响可想而知。这些人怎么可能不信?于长亮交待说:“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树上去了一个妖精,将来镇里当官的都得吃它的亏。”结果第二天,镇委就派王少波把那棵椿树刨了。
 
主要当事人、武装部长张永新说:“我算是服了。”综治办副主任门振亮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妻子年纪轻轻就因患乳腺癌死亡,临终时还嘱咐门振亮:“以后不要再迫害学法轮功的好人了。”这两件事情对高桥镇的工作人员影响极大,参与迫害的人都在找机会脱身。
 
人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门振亮的妻子死前为什么那样嘱咐他,是她在冥冥之中真的知道了一点天机,还是她善良本性的体现?我们不得而知。可是另外一个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院工作人员,却真的在死后复活的短时间内,向世人讲述了她在地狱中见到的状况。
 
苏倩地狱行 阎王捎话快退党
 
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中级法院的苏倩,经手过好多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在办案中,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钱。她的母亲、好友都劝她别贪了,会有报应的。她根本不信,反而说:“我就愿意做坏人,当好人累、苦、被人欺负。我有钱花多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们买楼房、旅游的钱都包在我身上了。当好人有吗?我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抵挡不了钱,我把好人送进去,把坏人放出来或判轻一点,也是为了钱!”
 
二零零七年六月初,苏倩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发现经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医院一查是血癌晚期,要立即住院。在医院里,同事、好友经常看她,劝她退党。她不退,说中共给她这么多钱,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苏倩虽很爱财,可毕竟本性善良,在死前把自己贪污所剩下的三十万元折子交给好友,说以前做了一些坏事,没干一件好事,把钱捐出来做些好事,捐给上不起学,或受洪灾的人吧,以减轻自己的罪过。她还嘱咐同事把自己以前办过的案子翻出来,把坏人再送进去!后来她的好友和同事在她死亡后,都帮苏倩完成了心愿,将这笔赃款捐给了灾区。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早上九点,医院诊断其死亡。当时已无任何生命体征,瞳孔放大,医院的三个医生就在死亡单子上签了字。随后把尸体推进太平间,因为冷库满了,暂停一天。
 
也许是她临死前的善心感动了上苍,在六月十三日半夜两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里突然活了过来,并拉住值班人说:“你怎么不救我呀?”当天值班的是个小伙子,吓的直说:“你是人是鬼?”苏倩说:“我是人,要不怎么跟你说话呀!”
 
虽然这样,小伙子被吓的蹿了出去,再也不敢进太平间了。大约过了几个小时,才缓过神来,六点钟,小伙子打电话叫医生来看一下,当时把医生也吓坏了,一看瞳孔正常,深感奇怪。医生虽说是奇迹,但还是说要观察,不能送进病房,怕吓着别的病人。好友、同事和市法院的人也都叫来了,法院的人还说追悼会都准备好了,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只有电影电视上才会出现,居然发生在自己身边了。
 
苏倩醒来后,说她在地狱里见到阎王了,真有,还见到了出车祸死去的丈夫柳勇和法官高番。柳勇也在市法院工作,曾接手非法判决法轮功的案子,在一次车祸中遭报丧生。而高番在接手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后,于二零零七年农历新年后暴死,也是死于癌症。那时,对于苏倩来说,就包括她丈夫的死,她也根本不相信什么报应不报应。活过来后的苏倩继续说: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处都是,惨叫不已,好吓人!
 
她说,丈夫柳勇问她,你怎么来了?高法官也这样问她,并告诉她:他们是接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该不听同事好友的劝告,后悔死了,底下太苦了,太可怕了,绑的跟粽子似的,惨啊!进了地狱的苏倩这才真正相信了他们的真正死因:原来这都是报应啊。
 
在地狱,阎王叫苏倩跪下,把她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来,连年月日都有。苏倩还说,阎王连她好友和身边同事的名字,以及她干的所有坏事,都清清楚楚。甚至连好友劝她退党的事都说出来了,并告诉她迫害过好人和对法轮功犯过罪的人死后全都到这里报到。
 
苏倩跪在那哪敢回话!阎王刚开始训斥她,后来态度好多了,和蔼地告诉她:你怎么不退党啊?她无言以对。她后来问阎王,你每天办这么多案子不累吗?阎王说和你们不一样,不累!就是操心你们,别再干坏事了,退党吧!凡是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以及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全部下地狱!一个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后来就发生了前面的那一幕,她活过来了。重新活过来的苏倩第一件事就说要退党,并告诉法院的人让大家也退党,并且说真有地狱和阎王,别再接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了!谁接谁死!苏倩还给好友、同事描述阎王的形像,说阎王穿的是古代的官服,红色的,戴黑乌纱帽,有点象电视里包公那个年代的衣服,一米七几的个子,还留着胡子,旁边的书记官她都见过了。市法院的人都说苏倩给他们上了一课。
 
过了一天多,六月十四日下午五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的床上睡过去了,再也没醒来,这回真的死了。追悼会如期举行。
 
苏倩死后,好友给她烧纸,夜里她托梦给好友,说她收到寄给她的钱了,来谢谢好友,因为想念好友,所以来看一看,以后不会再来缠他了。
 
看来阎王让苏倩再活回来是有用意的,那就是让她把保命的信息捎到世间。苏倩这样做,对她来讲是有莫大的好处,她可以借此机会将功补过了。当然阎王选择她也是因为她还有一颗向善的心,只是因为被邪党蒙蔽了。
 
尽管我们列举的事例都很具体了,可不相信的人肯定还有许多。不说其它的,就苏倩所在的这个法院来说,那可以说是最受影响的地方了吧,可是没过几天还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
 
市法院的吴军,同年同月,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他接受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劝他别干,苏倩不是刚用自身的经历说过有报应、干了要下地狱的话吗?可是吴军一直到死都不听劝,在死的前一天吴军对同事说:“晚上睡觉,苏倩在梦中劝告他,别干坏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就是这样,吴军还是听不进去。第二天早上在办公室一头栽倒,送到医院抢救,于次日暴死。他死的时间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与苏倩仅相差十天。后来他的妻子梦到过吴军,说是求妻子救他,他太痛苦了,他妻子在梦中说你活该,救不了你,一切都太晚了。
 
当然这样的事要去调查,只要找到当事人,在没有任何威胁的情况下,知情者也有可能会讲出来。象山东那个于长亮附体的事,在百度上都能搜索出来,只是根本不提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可是苏倩这个事,法院内部的人都不敢怎么讲,有的人甚至否认。为什么?害怕中共迫害。河北赞皇县的滑海英敢于当着省委派下来的调查人员的面承认儿子死后附体的事实,那也得冒着勇气。
 
其实,这样的事是应该广而告之的。死者为什么要通过附体的形式告诫世人?阎王为什么要让苏倩再活过来一天?那目的再明显不过了。知情而否认者其实已经在违背自己的良知和天理了。这样的事,不管你说什么,抱着什么态度,阴司里都有记载,只是人不相信而已。你不相信,不承认,并不等于这些事情不存在。中共教唆人作恶,它得到的报应就是彻底的解体。那些不知悔改继续做坏事的人,唯一的下场就只能是下到地狱里受无尽的刑罚。
 
不利用活着的机会多做好事,却听信邪党的谎言去行恶,到地狱时再明白,那可就彻底晚了。
 

有一句话劝劝大家: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20/13 04:54:20 AM
看了这篇文章后,增强了做好人信心。
游客
   03/08/12 03:43:40 AM
感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