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梦醒天晴]首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梦醒天晴  >  残酷迫害
器官移殖──重生?或是梦魇的开始?(图)

32850

大纪元记者李大卫特稿

【人民报消息】王女士需要一个肝,她才能活下去。一年前她去中国换肝,她活下来了。可是她的梦魇才刚开始……
 
三月初日本厚生省指出,至少七名日本人赴中国移植器官后病逝。随后,美国国家肾脏基金会引述报告指出,多名马来西亚人到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后病逝当地,或是回国后因发症死亡。原本,这些人可以活的更久!
 
幻觉肢与器官移殖
 
被摘除的器官也如同“幻觉肢”一般,虽然进入到另一个生命体中,但与原有的生命仍然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幻觉肢( Phantom limb)是现代医学上的难解之谜,它是指病患者因为生病或是意外事件,在有血有肉的肢体被截掉以后,却仍然能感觉到这个肢体继续存在。管肢体已经被截掉,但是截肢者仍然能感觉到那个已不存在的肢体在痒、痛、冷暖和扭转等,并且常常还能够按照人的意愿自由移动,和身体还有协调感,彷彿属于人体的一部份。
 
这也就是说,移殖进来的器官实际上并不完全属于被移殖者,所接受的器官仍然与原拥有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
 
器官记忆与器官移殖
 
美国有心理学家力证,人类个性完全可以通过器官移植转移到其他人身上!研究证实,至少10%的人接受他人心、肺、肝、肾等主要器官移植后,性情大变,“继承”了捐赠者的性格、才能,甚至记忆。
 
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着名心理学教授盖.史瓦兹(Gary Schwartz)研究调查了二十多年,搜集了超过七十宗“移植记忆”个案:一名患有严重心脏病的7岁小女孩,当她移植了一颗被人残酷谋杀的10岁小女孩的心脏后,开始频频做被人谋杀的噩梦。令人震惊的是,美国警方靠她对梦中凶手的详细描述,竟然一举逮住了那名残忍谋杀10岁女孩的凶手!
 
美国一名芭蕾舞蹈家于1988年接受心肺移植手术前,很注重饮食健康,可是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去吃肯德基炸鸡。她又发现自己性格大变,由冷静保守变成冲动好斗。经过苦苦追查,她终于发现捐赠者原来是个死于电单车意外的18岁青年,生前个性冲动好斗,而且喜欢吃肯德基炸鸡… …
 
史瓦兹教授认为,人体所有主要器官都拥有某种“细胞记忆”功能,可随器官将记忆转移到他人身上。
 
这是目前正在伦敦展览的塑化人体,据调查这类人体展的尸体均来自于中国大陆,
几乎绝大部份是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Getty Image)

 
堕胎与器官移殖
 
器官移殖所引发的后遗症问题,完全不同于“装假牙”,倒比较类似于“堕胎”。
 
众所周知,女性在堕胎后心理上常承受巨大的自责、内疚及罪恶感,同时身体上有各种妇科疾病缠身,并且影响到家庭、生活甚至工作环境,遇到各种的干扰与困顿。

伦敦人体展中的胎儿标本。在中国劳教所里连怀孕的
法轮功女学员也不放过,造成许多一尸二命的惨剧。(Getty Image)


胎儿是一个生命,意图性堕胎等同意图杀一个人的生命。胎儿已是个有灵的生命,被杀后产生的怨恨是极大的,这就是所谓的“婴灵”问题。
 
如上所述,移殖进来的器官也是一个灵体,这个与器官的原所有者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器官所有者,在被非志愿性摘除器官后死亡,那其灵体就可能会紧跟着尚存活在人间的器官,造成器官移殖接受者如同孕妇一般,成了一具身体却居住两个灵魂的不正常状态。
 
如果器官原所有者品性不佳的话,岂非是“引狼入室”!
 
移殖器官未经同意,等同销赃共犯
 
综上所述,器官移殖并不是单纯地一椿在“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商业买卖活动。如果不清楚地了解“供给方”,反而会给需求方带来巨大的身心方面的后遗症,甚至可能会提前结束生命。
 
需求方移殖了未经所有者同意的器官,那供给方等同时窃取亡者的器官,那需求方实际上已等同于“销赃”的共犯,这已是牵扯到法律问题。
 
另外再从轮回转世的三世因果来看,如果所得到器官的所有者,并非出于自愿捐赠,甚至还因此而遭到杀害,那必然会产生巨大的怨恨,就很可能如同婴灵一般,死缠着器官接受者的需求方不放,因而会对需求方在身体、工作、生活上,产生许许多多的干扰与障碍。
 
大家都知道杀人是有罪的,那为了自己的存活,而造成另一个生命的死亡,那供给方包括介,都已是谋杀事件中的共犯集团;需求方尽管不是直接杀人,那也是间接杀人。
 
目前病患都无法要求亲人捐赠器官,即使是自己的亲人我们也无法捐出唯一的器官,更何况是一个陌生人呢?尽管有穷人真愿意为钱而卖掉自己的一颗肾,那是因为少了一颗肾,人还可以存活,但有人会愿意为钱而卖掉自己唯一的肝脏或心脏吗?
 
自我救赎的方法
 
因此,奉劝病患及家属要进行器官移殖前,一定要弄清楚供给方及器官所有者,确定是自愿的才能够接受移殖手术。
 
如果已经成为事实的人呢?也就是已经至大陆作了器官移殖手术的人们,其实你们所接受的器官绝大多数都不是志愿捐赠的,甚且器官拥有者在你接受器官后死亡,而他既不是死刑犯,也非将死之人,而是介甚至是医师所告诉你的一位“年轻、健康的活体”。
 
错误既已铸成,剩下只有补偿的份了。目前最好的补偿方法,就是将自己的案例说出来、公诸于世,并诚心请求器官所有者的宽恕与原谅。就如同苏家屯医院主刀医师的前妻,主动站出来揭露这样的惨无人道的事例,就是为了多少帮助她的前夫─“赎罪”!
 
千万不要像少数器官移殖患者,最后自己也“下海”干起了两岸器官介行业!为了一时的利益,而铸下永远难以弥补的大错,值得吗?请慎思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7/11 01:27:52 PM
写的非常好!